我真想要SSR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19:酒吧买醉发现只能用后面射崩溃自慰和女友分手(下),撒手不干的意思,我真想要SSR,看书啦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装潢大气精致,开一晚房大几千的酒店套房里,此刻正上演着让人血脉喷张的香艳场景。

光裸着的白皙后背是突出的蝴蝶骨,男孩伸长的脖颈扬起好似天鹅,回头勾人的神情更称得上是媚眼如丝。

“封总,您好久没来找松松啦,最近这是谁把您的魂给勾走了?松松都吃醋啦。”松松打趣的说着,身下被大力捣弄着的洞口让他欲仙欲死,说出口的娇喘破碎的不成句子。

压在他身上的封卷柏嗤笑一声:“怎么?你这穴也跟女人的逼一样了?也要大肉棒治治水?”晦暗笑意却不达眼底。

“是,啊~骚货要用封爷的大肉棒治治发大水的穴,把我捣烂肏成一块抹布吧——啊啊啊啊,爽死了,嗯啊啊——”松松叫起来像小猫一样,很是骚媚粘腻。

封卷柏一把把他捞起来,让他趴在巨大的落地玻璃窗上,外面是灯火通明的霖江。

他蹙起英挺的剑眉,在男孩耳边轻喃:“才刚开始呢,小骚货。”

说罢,又狠狠挺身进那狭窄而紧湿的洞穴。

灰扑扑的住宅楼里。

“哈啊,唔——”随着几声痛苦而又欢愉的低喘,裸身躺在床上的男人浑身是汗,像是刚被人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打湿了整个床铺。

但是再火热的躯体都无法掩饰他内心的冰凉,身旁拿在手里的被子花色正是封卷柏那次睡在自己家中的那条。

封卷柏,封卷柏,封卷柏他的心里充满了这个名字,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想他。

心在滴血,尽管这句话说起来是这么的老套,他还是觉得无比的贴合自己现在的心情。

噩梦总是像潮水般向他涌来,他做梦梦到封卷柏对自己笑,然而下一秒就是封卷柏那天晚上对自己说我不认识他的冰冷神情。

他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就已经被抽干了气血和精力,空荡的像要飘起来。

这一段时间他什么也没有做,整个人颓废的不像是自己了,家里也乱七八糟的,和以往整洁的样子大有不同。

一晚上郝云都没有睡好,辗转反侧难以入眠。他只要一闭上眼,脑海里就充满了和封卷柏的回忆。

这些天,他几乎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,眼里布满红血丝是他的常态。

天色熹微,他拿起手机,里面有一条未读的微信——是沈宣彤发来的。

时间是凌晨3点40分,只有一句话:“郝云,我们好好谈谈吧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暴露情事

妖狼

满园春色关不住

河耽

寝室食用>_<哭包就是等着被操

一块橡皮擦

残忍的哥哥

山楂渣

末日情事

枫丫头

总攻总是乐于助人

阿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