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烟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16章,皇嫂难为,望烟,看书啦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16章

李黯身边没有带人(),而曹福也没跟过来。

是以?(),假山这边,只有徐惜挽和李黯。

秋阳爽朗,明亮着这一处,花坛中金菊开得热闹。

因为阳光的明亮,徐惜挽微眯着眼睛,那张柔和的脸儿无比精致,简单的发髻上几枚素簪,让人看着舒服。

“好。”李黯唇边送出一个字,手里团玉搁去她手中。

她半蹲在他身前,素色的裙裾铺开在地上,露出绣鞋的一尖。接了团玉过去,她便开始编制起这条丝绦,纤柔的手指好生灵活,甚至有些眼花缭乱。

然后,她低垂下头,露出一截细嫩的脖颈,在秋阳下白得耀眼,脆弱纤细。

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,一条丝绦扔了也无妨。不过,李黯看着她,心中生出一种宁静,和昨晚的一模一样。

柔和得像现在的光。

“好了。”徐惜挽脸一仰,晃了下手里的丝绦。

跟着,她站起来,手里整理着裙装,扫开褶皱。

李黯捞起丝绦,摊开在掌心里看,编的平整齐顺:“你还会这些?”

徐惜挽往后一步:“每个女子都会,可能编的花扣会有所不同。”

“的确,”李黯颔首,指肚抹过丝绦的花扣,“和先前的不同。”

“陛下叫钦元过来,有何事?”徐惜挽问。

李黯迈步往前走,沿着小径:“陪朕走走。”

徐惜挽看着男人的背影,抬步跟了上去。

路上没有人,渐渐地走进一片竹林,安静的只有两人的脚步声。

“垒州有一片很大的竹林,”徐惜挽先开了口,两个人一直走总觉得诡异,“比宫里这片长得粗壮。”

李黯脚步顿住,下颌微扬,无甚情绪的看着四下:“宫里难生长的又何止竹子?你外祖家就在垒州罢。”

“对,”徐惜挽应着,与李黯离着两个身位,“当初不是曾与陛下一道离京,同路去往垒州吗?”

既然要化解,那就从事情根本上来,她与他的那些过往不可避免。

李黯回头,眼眸深沉:“难得你还记着。”

徐惜挽心中一叹,那些怎么可能忘记呢。

认识李黯的时候,她并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,而他对她只说是外地进京的商贾。岁底没讨回欠账,只能等出了上元节,然后找船回故里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无限系统,在线抢人

曦与曦愿

哇,群友全是穿越者!

黑猫白白

银魂天然呆赛高

天然卷